【紫牛头条】带着10多万元现金流浪的“无名”男子失联二十余年,今日到家啦!|吴建斌|汤先生|苏醒_网易订阅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10月28日下午两点多,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舟车劳顿,吴女士将失联二十多年的哥哥吴建斌带回了家乡四川资阳。就在5天前,东莞让爱回家公益组织的志愿者在桥洞底下发现了一名流浪汉,他对于自己的身份信息一无所知,并且身边还带着10多万元现金。该事件引发社会关注,志愿者联系警方后,公安机关通过大数据比对,联系到了他远在四川资阳的妹妹吴女士。10月26日,吴女士与家人开车到广东东莞见到了哥哥吴建斌,了解到他多年前因意外而失忆,之后被好心老板收留在工厂打工。由于失忆,他与家人失联了二十多年。10月28日下午,吴女士带着哥哥回到农村老家,见到了78岁的老父亲,“哥哥眼泪汪汪的,嘴里一直喊着‘爸爸我就是想不起你来了’。”吴女士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又哭又笑。桥洞里发现“无名”男子警方查到20多年前报警记录“我们是在东莞塘厦的一个桥洞里发现吴先生的。”东莞让爱回家公益组织的志愿者汤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他看见桥洞里的台阶上有一个凉席,上面支了蚊帐,床铺旁边摆放着泡面和矿泉水,还有大包小包的行李。汤先生记得,自己最早是在10月19日发现桥洞里有人居住的,“看到那些东西后,我每天都去桥洞里看看,一开始几天都没见到人,直到10月23日晚上11点左右,我组织了两名志愿者一起去寻找,才在桥洞里发现了他。”志愿者在桥洞里遇到了吴建斌这是一位头发斑白的中年男子, 汤先生上前与其交谈,对方思维正常,窘迫地说,自己无法提供身份证等租房材料,找不到住处才被迫露宿桥洞的。令汤先生吃惊的是,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并且对于2014年以前的事情完全想不起来了。“从他携带的物品中无法判断他的个人信息,我就只能把他的样貌拍下来求助公安机关,后来公安机关经过大数据比对,发现他老家在四川资阳,今年47岁,名叫吴建斌。公安机关还找到了二十多年前他家人的报警记录。”汤先生告诉记者,刚联系上吴建斌的妹妹吴女士时,她有些狐疑,“因为经过这么多年了,她也不太敢相信,后来吴女士提出要和哥哥视频,看看他眼角下方是不是有一颗黑痣。视频接通后,吴女士在视频里看到了哥哥的样貌后显得很激动,但是吴建斌说他认不得妹妹了,真的想不起来。”妹妹驾车前往东莞认亲哥哥哭了:对亲人的记忆消失了吴女士告诉记者,10月24日接到认亲电话的那天,刚好是自己46岁的生日。接通电话的吴女士倏地想起了那个只比自己大一岁,已经失联二十多年的哥哥。10月26日中午,吴女士和家人一起从四川资阳驾车来到东莞,时隔二十多年再次见到哥哥吴建斌时,吴女士显得很激动,“我一眼就看到了哥哥眼睛下方的黑痣,他还是我年轻时记忆里的那个样貌,只不过苍老了许多,包括他说话的声音以及习惯动作都没有变。”面对激动的妹妹,吴建斌先是呆呆地看着她,一言不发,在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吴建斌突然哭了起来,“他实在是太想找到自己的亲人了,因为他对于亲人的记忆早就已经消失了,想找亲人又找不到,那种痛苦很难描述。”吴女士表示,“大概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哥哥二十四五岁,他自己一个人到深圳打工去了,在刚去的前三四年我们都通过书信和电话的形式保持着联系,但后来就突然失去联系了,家里人急得不得了。”吴女士说,他们委托同在深圳打工的亲戚帮忙寻找,“但亲戚说在深圳找了很多年都没有找到,因为我们老家很穷,也没能力前往深圳寻找。”受伤失忆没法办银行卡随身携带10多万元现金“我问哥哥具体是怎么回事,他说2014年之前的事情完全记不得了,包括他怎么来到东莞,自己是谁,也完全不知道。”吴女士说,哥哥吴建斌只记得,在2014年的某一天,他在一条小河边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头上和身上全是血迹,有一个手指也断了一截,对于在这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完全不记得。“我哥哥醒来之后就到医院去,医生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知道,还是当年那个好心的医生掏钱给他治的伤。”吴女士和哥哥相认伤口痊愈的吴建斌出院后,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路过一家面馆时想寻找帮助,恰巧一位客人是开工厂的老板,看到身无分文的吴建斌,在了解到他的具体情况后便好心收留他在工厂里打工。一段时间后,这个工厂没活干了,吴建斌就又到别处打零工。“我哥一直是做电焊的,有的老板看他可怜会给他安排住宿,最近由于疫情影响,他的活也不好接,所以就到处流浪了。”在认亲现场,吴建斌突然打开他的双肩包,拿出好几个茶叶盒,打开后里面全是码得整整齐齐的现金,总共有十多万元,他解释道,“这些钱都是他这么多年打零工攒下来的,由于没有身份证没法办银行卡就一直带在身上。”这些年来,吴建斌仍旧会时不时尝试回忆以前的事情,但每次想着想着就开始头痛,每到这时就只能去药店买止痛药缓解。吴建斌随身携带了10万多元现金今天下午到家受到全村欢迎全家福中一家人喜笑颜开10月28日下午两点多,吴女士带着哥哥吴建斌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车程,终于返回到了四川资阳老家。返程途中,吴建斌坐在汽车后排,突然想看妹妹孩子的照片,“我就把孩子小时候的照片拿给他看,他看着看着突然头就疼了起来,而且出了一身汗,我让他不要再看了,但他还一直想看,最后实在没办法我把车停在路边,安慰了他好久才缓过来。”吴女士解释道,因为在吴建斌出去打工的时候,她的孩子已经出生了,“他以前特别喜欢带小外甥玩,所以看到照片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吴建斌与外甥相拥而泣当来到老父亲家里时,村里为吴建斌放了鞭炮欢迎他回家,已经78岁的父亲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失联二十多年的儿子,“父亲当时十分激动,哥哥也是眼泪汪汪的,嘴里一直喊着‘爸爸我就是想不起你来了’。” 吴女士说, 母亲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这些年来十分挂念哥哥,没事就会和我聊起他。”一家团聚大家开心地笑了村里的一些长辈也都闻讯赶来,他们也一眼就认出了吴建斌。“但他谁也认不得了,什么也想不起来,回到家看到老屋里自己的房间都没印象。”吴女士告诉记者,“哥哥回到家后也是不怎么说话,心情很沉重,我们再也不会让他出去打工了,我们打算先帮他把身份证办完,再带他去医院好好看看,然后带他到老家四处看看,希望他能想起些什么。”紫牛新闻见习记者|徐韶达编辑|张冰晶剪辑|万惠娟主编|陈迪晨视频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